亚博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 正文

亚博'把每笔“糊涂账”都算明白(来信调查)

来源:亚博网时间:2019-11-25

 

  底圖:大塔村村委會外景。
  資料圖片
  小圖:1月21日,本報讀者來信版推出調查報道《土地補償費,一筆糊塗賬》■亚博共建共享■。
  資料圖片

 

  今年1月21日,本報讀者來信版推出調查報道《土地補償費,一筆糊塗賬》,反映內蒙古鄂爾多斯準格爾旗薛家灣鎮大塔村的基層黨組織軟弱渙散、土地數據造假、村民土地收益補償不[公正 的英 文:disinterested][問題 的拚音:wèn tí]。報道刊發後,內蒙古自治區、鄂爾多斯市、準格爾旗三級黨委、政府表示[接受 的拚音:jiē shòu]監督、抓緊整改。半年時間過去了,整改進展[如何 的拚音:rú hé]?村民合法權益是否得到公正[有效 的英 文:valid]的維護?6月17日、18日,本報[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再次赴準格爾旗進行了跟蹤調查〖亚博月报〗。

  土地確權[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完成,盡[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滿足 的英 文:meet]村民訴求

  此前報道指出,內蒙古伊泰京粵酸刺溝礦業有限責任公司長期在大塔村開采煤礦,根據相關協議,需要依據占用土地的麵積大小,給予村民土地收益補償費。可是前些年,大塔村村委會公示的土地數據嚴重失實,導致土地收益補償費成了“一筆糊塗賬”。

  報道刊發後,準格爾旗隨即組建工作組,進駐大塔村,開展土地確權等工作。“[解決 的拚音:jiě jué]問題的突破口就是土地確權,隻有把各家各戶的承包土地捋順了、弄清了,才能確保土地收益補償發放的公正合理。”準格爾旗農牧業局確權辦主任劉秀娟說。

  據劉秀娟介紹,通過前期外業測量、走訪核對、矛盾調解、數據公示等工作,3月20日,大塔村土地確權工作完成。隨後,大塔村村委會與村民逐一簽訂《農村土地(耕地)承包合同》和《草原承包合同》,明確了各家各戶的土地數據和土地[位置 的拚音:wèi zhi]信息。截至目前,大塔村實有307戶,其中,290戶已簽訂合同,17戶尚未簽字。

  對於土地確權,村民們都給予了證實,但仍有[一些 的拚音:yī xiē]人提出質疑:“土地總麵積差不多,具體的地塊分類卻有偏差,明明是耕地,標注的卻是荒山。”“我家以前明明有很多耕地,另一家[幾乎 的英 文:much]沒有,現在算出來的結果是我家的耕地很少,另一家[反而 的英 文:but contrary]比我家多得多。”

  對此,劉秀娟表示:“土地確權是經過五六輪公示的。”準格爾旗薛家灣鎮人大主席楊國君說:“村民關於土地的爭議[可以 的拚音: kě yǐ]理解。[我們 的英 文:we]參考的數據是國家第二次土地調查的數據,這是法定數據。同時我們本著尊重[曆史 的拚音:lì shǐ]、兼顧現實的原則,收益補償核算時,已在耕地、坡比等方麵的實際基數上增幅一定比例,盡可能滿足村民訴求。”

  收益補償正在核算發放

  在土地確權的基礎上,準格爾旗國土資源局、礦區協調發展[中心 的拚音:zhōng xīn]、薛家灣鎮、大塔村村委會正在聯動開展土地收益補償的核查發放工作。

  記者了解到, 2013年準格爾旗政府42號文件,即《準格爾旗農村集體土地征收補償安置方法》規定,已[[形成 的拚音:xíng chéng] 的英 文:formed]采空區、火區或按照開采規劃兩年內將[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沉陷區的各類土地,[一次 的拚音:yī cì]性補償8年。8年期滿後不論開采期限長短再續補8年,兩次補償後未達到永久征收標準的一次性按永久征收標準補齊,同時增加永久征收總金額1‰的利息。

  準格爾旗薛家灣鎮鎮長郭睿說:“此次整改中,我們的辦法是一次性算清,兩個8年再加上後續,後續一般算是4年,一共是20年。”礦區協調發展[服務 的拚音:fú wù]中心[負責 的拚音:fù zé]人吳君科表示:“核算發放補償的依據是最新土地確權數據,每家每戶應拿多少錢,前期已拿多少錢,比對後多退少補。”

  據準格爾旗國土資源局局長李樹林介紹,大塔村涉及土地收益補償的共有202戶,其中153戶還需繼續補款;前期超額領款需退還的有25戶;16戶尚未簽訂土地確權的承包合同,收益補償工作[無法 的英 文:to be][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還有8戶,過去領取的金額與此次核算金額基本相當。在還需補款的153戶中,已簽訂補償協議的有129戶,還有24戶因涉及人員被拘留、[家庭 的英 文:family]內部矛盾糾紛等,尚未簽訂協議。“之所以是202戶而不是307戶,個別統計數據也不一樣,是因為前些年公示、領款時,有些父子、[兄弟 的拚音:xiōng dì][姐妹 的英 文:sisters]是一個戶頭集中在[一起 的拚音:yī qǐ]的。為便於核算,作了延續。”李樹林補充說。

  在大塔村村委會,記者看到了《搬遷補償決算協議》,大塔村村委會與村民簽字確認補償金額等,準格爾旗國土資源局、礦區協調發展服務中心、薛家灣鎮鎮政府作為鑒證方,加蓋公章。

  采訪中,有村民認為補償標準偏低,不應再依照42號文件。李樹林、楊國君均作出解釋,認為適用的政策文件不能隨意改變。內蒙古伊泰京粵酸刺溝礦業有限責任公司在大塔村開采煤礦,是臨時性用地,不屬於永久性用地,土地仍歸村集體[所有 的英 文:all],煤礦開采到年限後仍由村民承包經營,所以仍然適用於42號文件。

  村黨支部班子配齊,被列為全市基層黨組織軟弱渙散重點整治村

  此前報道反映,大塔村基層黨組織軟弱渙散,常年選不出村黨支部書記和村委會主任。據準格爾旗組織部機關工委副書記張春林介紹,今年5月14日,經大塔村支委補選委員會[會議 的拚音:huì yì]和支部委員會會議,選舉本村村民段生堂擔任村黨支部書記。同時,將於今年7月14日舉行大塔村村委會選舉。

  記者還了解到,準格爾旗專門抽調了[兩名 的拚音:two]黨員幹部,擔任大塔村黨支部副書記,最近[已經 的拚音:yǐ jing]著手健全村務製[度 的拚音: dù]、完善基層設施、組織村民開展活動。

  如今回頭看,郭睿表示,2008年大塔村移民搬遷,一邊是土地收益補償核算,一邊是村民新房[建設 的拚音:jiàn shè],兩麵的資金量都非常大。當時基層黨組織軟弱渙散,村級賬目混亂,土地收益補償的核算、發放也不公開、不透明,結果就出了問題。“那時的征地政策比較寬鬆,政府部門把關不嚴,也是問題滋生的一個原因。此後問題遲遲得不到解決,村民積怨越來越深,整個村也就失去了凝聚力和活力。”

  如今,大塔村已被列為鄂爾多斯市基層黨組織軟弱渙散重點整治村,相關整改工作正在開展中。

  涉嫌違紀違法人員有關問題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村民關心集體資產損失問題

  此前報道提及,群眾舉報大塔村一些涉嫌違法違紀的問題。鄂爾多斯市委、市政府1月底曾作出情況說明並梳理:已調查了結2件,[包括 的英 文:included]伊泰集團露天煤礦占用村裏近萬畝地未經過村民表決和村委會研究,由趙來存操作,趙來存持有暗股問題;張家圪旦村原黨支部書記任五為趙來存代持伊泰集團煤礦股權的問題。指定準格爾旗紀委監委辦理1件,已立案2人,即大塔村宏豐加油站違規建設並被違規征用的問題。指定杭錦旗紀委監委辦理1件,正在初核中,即趙來存侵占大塔村王家圪楞煤礦集體股權的問題。此外,交準格爾旗黨委政府2件,正在辦理中,包括大塔村兩委組織不健全的問題;部分村民虛報土地畝數冒領補償款、土地收益補償長期無法發放等問題。

  此次調查中,村民出示了一些證據材料,對集體資產損失問題提出疑問。

共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上一篇:平廊公路独新线路口发生车祸
下一篇:【正能量】+黑暗,只是暂时的
ジ.【正能量】+黑暗,只是暂时的 ジ.把每笔“糊涂账”都算明白(来信调查) ジ.平廊公路独新线路口发生车祸 ジ.5月22号车子厅在家里却收到短信说我逆向行驶 ジ.这就是五星级的白金汉爵吗??? ジ.一架飞机发动机被旅客抛进硬币,后果有多严重?
网站地图